2015年年终总结

很长时间没写啥东西了,很快就是2016了,目前在做的项目已经顺利上线,抽空写个年终总结吧。


上一份工作

上一份工作刚开始十分有趣,和挺多有趣的人一起工作,虽然技术和工具都比较老旧。我上级的上级问我,你喜欢做啥,我说我不挑,你让我做啥我做啥,只要能写代码,开心工作,就可以了。于是我被分配去做一个牛人的小弟,写SQL,搞Pentaho,当时觉得也挺好玩的,自己心态能放低一点,慢慢进步,细水长流。

过了一段时间我也不知道为啥就变成自己一个人负责一堆东西了,去做对接其他组的接口,也开始和产品经理一起负责一些处理业务方面的东西,忙碌了一段时间,加了15多天的班。这段时间和产品经理也有点默契了,产品经理眨巴眨巴眼睛,我就知道页面上那些地方做得不对。

忙了一阵子,后期越来越清闲,每天没事做,觉得无聊就骚扰上级,说要离职,上级每次都把我绕几个圈哄开心让我回去安心上班。后来一些朋友了解我的状况,说这样的状态持续太长时间会给人带来非常大的影响,性格和做事方式会无法再转回来。我心里记着,拿这些话回去继续骚扰上级。上级应该非常头疼,我那时候应该果断一点,那样他只会心疼不会头疼了。

换工作

不久之后,我因为上班时间逛黄色网站,在QQ群发黄色图片,拉拢上级一起拿摇杆玩游戏,被开除了。没有工作,没有收入,那时候挺惨的,回家啃老近两个月。

在家看了Docker还有Vagrant相关的东西,看了一周,写了一堆东西,没想清楚能在哪用,现在全忘光了。参加了国外两个公司的面试,拿到Offer之后天天玩游戏,天天跳舞,天天骚扰高中老师让老师带我出去玩,天天和父母说自己喜欢和高中老师在一起。后来想想还有任务在身,有必须要做的事情,将这些Offer和HR联系Pending之后又回上海工作了。

现在的工作

我之前有点Jawa的底子,脾气很坏,对同事都是恶语相向。我一位大叔说我恃才傲物,我觉得他说得挺对,后面发现他说得不对,因为现在我是厂里综合能力最差的那位。

这个认识,从刚开始浏览同事代码时就感受到了。同事们写的代码、项目结构、Shell Script、Base Utilities等等,看上去都像是很在乎代码质量的人写的,没有明显的需要改善的地方,好像已经考虑到今后所有的改动和变化,使用的工具、库也都是万里挑一的。浏览下来,慢慢从敬佩转为灰心,之前觉得还能稍微赶上,慢慢觉得不太可能,以致到了绝望的地步。

随着工作量慢慢增加,职责、压力也慢慢变大,注意力完全在工作上了,我连续无休止工作了15天,休息1天之后又无休止工作了21天。最近的一个月,我经常会在梦里写代码与测试,最开始是建表,醒来之后画了一张表结构关系图之后又继续睡了。后来又在Chrome调试JS代码,梦里发现Chrome的Console Output可以高亮和染色,醒来搜了一下还真支持…梦里的我会发现一些Bug,记下之后,第二天早上在公司里面核查这个Bug,有就fix,没有就庆幸一下。

临近上线,我的项目提前两周开发完成,拥有大量时间除Bug与回顾,我的压力稍微减缓了一些。现在的CTO知道我的需求,允许我上班看黄色网站,在QQ群里发黄图,看游戏视频,我再也不怕上班发黄图被开除了。

现状

这段时间独立负责几个项目的开发,前端后端都是自己一个人,有种全栈工程师的感觉。后来即将上线,有些工作不得不去做但是又没有人做,于是跳出来说要干,本职上又加了DBA、DevOps、TechOps的职责。

但是由于自己并没有大部分职责的工作经验,需要额外的时间来学习、尝试和犯错误,所幸自己的记忆(记仇)能力和手速还算可以,可以稍微弥补这方面的不足。往后还需要大量的时间加强各个领域方面的知识。

之前有位大叔说,只需要一门精,学太多无法达到精通的地步。而现在,有位超级程序员在我们团队中,这位超级程序员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强的程序员,拥有超广的技术栈与超深的技术深度,加上拥有安定谦逊、兢兢业业、一直学习的特质,彻底将这个说法推翻。

这位超级程序员像一面镜子,将我的所有的缺点全部映出来了。之前一直认为自己能达到同龄人到安全的阈值水平,而现在觉得自己的能力还是太差。在很多的设计和抽象上,我想不清楚,想不到,更想不出来,很多事情不是只要努力就可以实现,而是完全没有努力的方向。这个觉悟很及时,在我工作年满3年的时候,一下子把我打回原形,上一份工作中形成的所有自满和松懈全部清扫干净,我重回在Sean靡下的状态,重新充满了信心和动力。

我有清楚的意识之后,我拉这位超级程序员和Sean见了个面,吃了个饭,意味很明确,接力棒交接。之后我不乱发脾气,不抱怨,无休止的工作了很长时间,不觉得辛苦和累。

从来不坚强

遇到工作上的业务或技术问题,大部分时候我能主动迎击,处理与解决,在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会及时反馈到上级或者领导那层,带着我自己的一些见解和想法,让他帮我思考、指引或解决。

而除开工作,遇到处理一些很棘手的问题的时候,我更倾向去避开、回避争执,当无法解决的时候,我会陷入崩溃,然后开始寻求帮助。今年,我遇到了一个非常难以处理的问题,这个问题大大影响了我的认知,那天我所有的自信全部被摧毁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,想通过加倍投入工作时间来转移注意力。但每天晚上又止不住去想,那段时间很难熬,我觉得自己再也无法继续工作下去了。

我知道自己非常需要帮助,自己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件事会发生,我寻求了几位大叔,完全无回应。我想,只有Sean能够帮我解决这个问题了,我给Sean打电话,他也知道目前我肯定是遇到了非常大的困难,于是帮我做计划,做安排。我开始正面和自己的领导、上级和产品经理反馈问题,同时在朋友圈也及时贴上我最近的状态。朋友提醒我注意吃饭,注意休息,在我有空闲时间的时候及时和我接触,带我出去放松放松,这些人都给我极大的帮助。

这段时间,我在不同的人面前哭了6次,从困境中走出来,重新过渡回工作状态中,花了我一周的时间。我告诉和我工作最亲密的同事,我能够诚实的回答一些问题,工作或无关工作的问题都可以。我和CTO说,每当我有无法解决困难的时候,我会主动去找你谈谈,当我有这样的困难的时候,希望你能意识到。然而有时候实际上不需要解决,只是我想找人倾诉而已。

在我眼中,上级和领导有两种,Boss和Leader,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Boss只会给我压力,而Leader会给我安全。

正视弱点

不管全世界所有人怎么说,我都认为自己的感受才是正确的。 无论别人怎么看,我绝不打乱自己的节奏。 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,不喜欢的怎么也长久不了。 ——村上春树《当我谈跑步时,我在谈什么》

在工作中,我对技术方面非常敏感,而在非工作中,我也是非常在意别人和别人的看法。我很容易在意对我重要的人的评价,从而失去自己的节奏。我也喜欢将我的一些意志强加给别人。这个是目前我最致命的弱点。

  1. 我在意对我重要的人,我经常会不由自主的要求别人要这样那样做。

  2. 我在意对我重要的人的看法,这类人失控时对我的攻击会直接瓦解掉我所有的自信。

  3. 我在做1的时候,经常会引起2的结果,然后让自己不愉快,简而言之就是自作自受。

好在这类人很少,目前就只有8个人,连我父母都没有这样的能力。最近反思之后,我和其中的一位好好聊了聊,承认自己的错误:不应该无视两人之间的界限,也不应该干涉他的世界。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错误之后,以后不做就是了。改掉很容易,马上改掉会容易让人觉得不适应,慢慢来好了。

新年愿望

2015年的目标都实现了,还超额完成了。

之前被人在身上打的“只关心技术不关心业务”、“做事粗心不细致”、“无抗压能力”这类的标签,都可以撕下来了。还发现自己技术舒适区十分的大,不挑剔,反倒是我最看轻的DevOps和DBA领域,在里面摔了无数次,吃了无数亏(上级一直提示我要准备好简历随时跑路)。

大叔现在已经有9位了。

2016年倒是完全没有什么目标和祈愿,比较近的愿望,就是希望自己身体健康,不要耽误了工作;希望和上级能够尽快磨合好,在合作上更顺利流畅一点。

感谢

仍然,每年的年终结尾都要感谢一下。

新的岗位上,产品经理、上级和领导将大量障碍扫除,让我在单兵快速击破、与同事并肩作战都十分流畅,能力完全解放的同时,还可以将100%的主动性和责任心完全投入到工作中。

新的一年,大家还要一起辛苦了。谢谢各位,今年后几个月,我非常非常开心。这是我今年过得最美好的时光。

最后,我有一段文字想贴一下,5年前写的了。

老文

希望在2016,我还能和你们一起辛苦下去。

Show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