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岁

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就30了。
时间的概念被划得很清楚,年轻人按出生日期归类,游戏排名按发售日期划分,歌曲按照发行日期同台竞技。万物变迁,每十年我都会与世界跨入下一个年代,年代跨越时反复强调的日期和时间,会强化我对日期和时间的记忆和概念。身体机能随着年龄增长而下降,但记忆力越来越强,我清楚地记得一些重要事情发生的时间点,回溯关键的对话。忽略环境的影响,可能也和我喜欢写工作日志、文字记录有点关系。之前会写个文记录一下个人变化,由于时间和新年很贴近,个人总结时就要写两份。去年工作忙,什么都不写,很轻松,没有负罪感。年纪大了,脸皮也厚了。今天还是花点时间记录一下这个重要的时间节点。

工作

大学毕业到现在,我工作8年有余。
工作初期,一位上级指引我定了一个很遥远的目标,为了达成这个目标,我在工作时间会倾尽身心,大部分非工作时间也用在满足计算机领域的求知欲上,争取最大化利用时间。
我更喜欢找事情做,而不是等待上级分配工作。完成指派的工作任务后,我会花时间改进工作流程和环境。这些改进得到的正反馈很及时,让我有动力做更多的尝试。久而久之,我不需要上级给我详细的任务指令,他们常常会给我一个比较大的目标和任务,由我自己分析拆解、评估时间和完成。秉着“答应的事情就要做好”的原则,我没有让任何一位上级失望,往往能够超出他们的预期,因此我和每一任上级都能建立良好的信任和合作关系。
通过在不同公司充当不同角色,我积累了大量不同领域的经验与实战,成为现在的复合型工程师。我能活跃在项目生命周期的各个阶段,前期可搭架子规划系统设计,中期可建模型堆业务代码,后期可推服务上线搭监控报警。
目前我在一个四人团队里担任软件工程师,公司给了我非常大的空间和自由度,业务领域提供十分广阔的舞台。自由并不代表轻松:新领域需要具备新的知识和技术能力;旧有项目要合并到新项目架构中,换云,换数据库;建数据中心,项目上线,全球停机做数据迁移,而原定明年年中的架构变更最近提到了中国新年前完成…高难度的任务一个接一个,好在同事都非常给力,在他们的帮助下,这些比较棘手的事情都一件件完成了。

大叔们

经常和我有联系的朋友,都知道我有很多很多的大叔。
这些大叔大部分年纪比我大10岁, 都在重要的岗位上工作:大学的系主任,公司的部门长,上市公司的董事。他们拥有相当多各行各业的经验积累,无论是工作还是人生上都能给我非常多的建议,无偿。
每个大叔的性格都不太相同,行事标准、做事风格也都不太一样。年轻时,我常常会刻意去模仿他们的思考方式,遇到一些问题时,会假设他们的判断和行动,考虑全面后再行动。长时间积累下来,我的行为方式渐渐贴近其中几个直率洒脱的大叔,做事干净利落。
我和他们说过,我会尽可能在面对问题的时候积极思考,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。但我如果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,我会主动去联系能够帮我处理问题的人,需要他们第一时间响应。如果我需要进行重大决策,我会主动去一一联系他们,将我的决策和理由说清楚,他们来进行判断是否可行。只有所有人都投票通过,决策才会继续进行,其中有一个人提出反对,这个决策就会中止,需要我继续思考。
今年是我最依赖他们的一年,我有太多事情需要他们帮忙。

个人

我在30岁到来之前完成了大部分在很多年前定的目标,学习、游戏、个人提升方面的目标都提前完成,带来的成就感很多。只是由于今年疫情影响,有些地方没能去成,算是不可抗力,继续往后排了。
随着我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,我的性格收敛了很多。上周日在一个大叔家里聊天,他说我3年前像30岁的丁叔叔,桀骜不驯,现在快30岁的我像现在的丁叔叔,成熟太多了,实际上很不好,年轻人应该有年轻人的样子。
一直顺顺利利这么长时间,今年竟然这么磕磕绊绊,太多促使我成长的事情发生,而我自己完全没有能力去应付,全靠别人的支持才渡过难关。这么多年来,我一直对自己的心诚实,积极去工作,去生活,为了能够活得更自由一些,我不做让我后悔的事情。今年做了太多后悔的事情,不是“思考不够多而做不好”,而是“并不应该做”,不做本身也是一种选择,只是已经晚了,我切身理解了这些道理,及时选择退出,以非常惨痛的结果上了一课。
希望我今后能真正做到:真正尊重他人,全面了解他人观点,谨慎提出反对意见。

Show Comments